有聲小說 >

目送有聲小說

1/1頁 本頁 3 本 共 3 本書  [上一頁] [下一頁]
分享到:
  • 龍應臺_目送_完整版 著/龍應臺 播/佚名

    《目送_有聲現代文學作品》的七十三篇散文,寫父親的逝、母親的老、兒子的離、朋友的牽掛、兄弟的攜手共行,寫失敗和脆弱、失落和放手,寫纏綿不舍和絕然的虛無。她寫盡了幽微,如燭光冷照山壁。《目送》是一本生死筆記,深邃,憂傷,美麗。當我讀到“我送他到機場,告別時,照例擁抱,我的頭只能貼到他的胸口,好像抱住了長頸鹿的腳。他很明顯地在勉強忍受母親的深情。”時,我的心有種難以言喻的痛楚!當讀到“我一直在等候,等候他消失前的回頭一瞥。但是他沒有,一次都沒有。”我的心再一次被刺痛,“即使同車,他戴上耳機....只一個人聽音樂。”我們含辛茹苦養大的孩子對我們是如此的排斥與冷漠!龍應臺在經歷父親的去世時,是個雨天。她沒有想到可以站的那么近,距離火葬場爐門也不過五米。雨絲被風吹斜,飄進長廊里。她撩開雨失了前額的頭發,深深,深深地凝望,希望記得這最后一次的目送。他們父女的這一別,只有在下輩子才能再續前緣了。這又讓我想到我的父輩們,我現在所經歷的目送,都是很簡單的凝望。雖然摻雜著不舍和無奈,至少我們都知道歸期,至少我們可以聚首,至少這都不是最后一次的目送。其實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。

  • 龍應臺_目送(快讀時刻節選) 著/龍應臺 播/佚名

    龍應臺的文字,「橫眉冷對千夫指」時,寒氣逼人,如刀光劍影。「俯首甘為孺子牛」時,卻溫柔婉轉彷佛微風吹過麥田。從純真喜悅的《孩子你慢慢來》到坦率得近乎「痛楚」的《親愛的安德烈》,龍應臺的寫作境界逐漸轉往人生的深沉。 《目送》的七十四篇散文,寫父親的逝、母親的老、兒子的離、朋友的牽掛、兄弟的攜手共行,寫失敗和脆弱、失落和放手,寫纏綿不舍和絕然的虛無。她寫盡了幽微,如燭光冷照山壁。

  • 龍應臺_目送 著/龍應臺 播/龍應臺

    書中寫的是家族情感,寫父親的逝,母親的老,孩子的成長等等等等,這些年生活在宜昌這些保守且有些老成的內陸城市,由于工作性質,接觸的常常是中年人和老年人,學生時代的同學朋友或遠在他鄉或結婚成家,漸漸失去聯系,我與青春時代的聯系溝通逐一消失殆盡。終日蝸居在自己一隅天地,也開始重新審視思考與父母親友的關系,曾經一度忽略的家族情感如今成為我重新認取,且當做一門新功課去研究、解讀。過往的時代遠矣,眼前的親倫之情也終將有盡時。不敢思量自己是否有能力承受躲避不過的一步。所以,一直想讀《目送》,想知道,一位心智敏銳又不乏細膩的女作家是如何面對人生的這一關口。

1/1頁 本頁 3 本 共 3 本書  [上一頁] [下一頁]
易胜博官网客户端 扬中市| 平远县| 长白| 克拉玛依市| 三门县| 丰镇市| 通海县| 凤冈县| 会泽县| 慈利县| 广德县| 都昌县| 太康县| 墨脱县| 麟游县| 明光市| 博野县| 壤塘县| 新邵县| 根河市| 博乐市| 志丹县| 贵港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甘肃省| 兰考县| 台南县| 景东| 台南市| 洛浦县| 弥勒县| 卢龙县| 浪卡子县| 宿州市| 丹巴县| 永川市| 容城县| 五大连池市| 高密市| 益阳市| 南开区| 旺苍县| 肥西县| 甘肃省| 科技| 桦川县| 轮台县| 长子县| 梅州市| 泰安市| 凌云县| 阜新市| 沙湾县| 丹江口市| 清水河县| 乐山市| 壤塘县| 胶南市| 孝昌县| 徐汇区| 麻江县| 育儿| 佛山市| 龙胜| 甘谷县| 静海县| 新余市| 合江县| 荆门市| 凤凰县| 沂源县| 武清区| 平昌县| 苏尼特左旗| 游戏| 神农架林区| 井陉县| 永丰县| 台北市| 杂多县| 包头市| 崇礼县| 东丽区| 忻州市| 花垣县| 武汉市| 汕头市| 沈丘县| 桂林市| 行唐县| 金门县| 沙雅县| 天祝| 株洲市| 咸丰县| 开化县| 临澧县| 吉林省| 周至县| 罗江县| 额济纳旗| 广西| 垫江县| 邵武市| 井陉县| 无棣县| 厦门市| 紫金县| 巴彦淖尔市| 台安县| 伊金霍洛旗| 辽中县| 邢台市| 屏东县| 太仓市| 应城市| 灵山县| 沾益县| 容城县| 永定县| 句容市| 怀柔区| 抚顺市| 乐陵市| 株洲县| 诸暨市| 那曲县| 荆州市| 会宁县| 班玛县| 永胜县| 东乌| 沾化县| 白水县| 堆龙德庆县| 新乡市| 大荔县|